李健的剋制很珍貴,過度表達容易變得冰冷麻木

2022-01-14 19:24:00 字數 1072 閱讀 5055

上一期歌手,李健用一首《父親的散文詩》打動了在場的所有觀眾。而拋開歌曲和演唱的因素,這一次演唱最讓我難忘的就是他在演唱中對情感的控制。

通過節目我們可以知道,李健的父親已經去世十年,但他依舊選擇了節制自己的情感。“這麼濃郁的歌曲,更應該藏而不露。”過分的誇張和渲染都是錯誤的,“不動聲色,觀眾才能夠為之動容。”

其實在某些層面上,唱歌和講故事一樣,需要將情感遊刃有餘的把控。舉個簡單的例子,你給別人講笑話,就必須要剋制自己想笑的衝動,否則效果就會大打折扣。唱歌也異曲同工,演唱者需要留給聽眾空間,去尋找一種適當的美感。

我們經常說:“唱歌的時候要情感飽滿。”但是“飽滿”這兩個字總被曲解成“氾濫”,而“情感氾濫”在**的角度上是很恐怖的,這種把美感活生生唱成宣洩的方式,很容易將深情唱成苦情、感傷唱成矯情、壓抑唱成抑鬱,憤怒唱成發洩。

如果一個歌手在舞臺上表現的比觀眾還激烈,那唱歌和雜技又有什麼分別?在某種程度上“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才是演唱的極致,讓不同聽眾得到不同的共鳴,一首歌才顯得生命力十足,而一旦演唱者的個人感情過於強烈,便殺死了所有其他的可能性。

其實不止是李健,包括張楚、焦安溥(張懸)、朴樹在內的許多歌手都懂得如何節制自己的情感,他們既是訴說者,也是表演者,讓聽者感同身受卻從不自我陶醉。那種恰當的情感所帶來的感動,是任何技巧都無法比擬的。

而對於許多歌手而言,對於感情的節制是極難拿捏的,稍有不慎便用力過猛,若過度追求則容易變的冰冷麻木。只有深入的瞭解作品才能做到準確的表達,往往即使是歌曲作品的原創,都很難做到這一點。

情感是歌唱的靈魂,當聲音和情感同時完美時,歌唱才被稱為藝術。浮誇和宣洩都不應該被標榜,懂得節制感情才是會唱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