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8位匠人,做的紫砂壺比自己更出名

2022-01-14 19:23:51 字數 3091 閱讀 7084

在紫砂歷史的長河中誕生了許多的能工巧匠,但大浪淘沙,也僅僅只有少數的幾人留名千古,被後世奉為圭臬。

很多制壺名手,當世時也曾名噪一時,但最終留下的傳器甚少,不為大多數人所知。今天要介紹的這8位匠人他們的傳器或許不多,但都精工細作,每件皆價值連城。

楊友蘭楊友蘭,清雍正至乾隆年間名匠,生卒年不詳。其人擅長彩繪,所制壺身的山水人物、花卉百草和陽文籇字都用砂泥嵌貼,每壺無不竭盡智力。

▲楊友蘭制 瞿子冶繪 鄧符生刻 何道洪制蓋

銘刻摹古大壺

上海嘉禾拍賣****

2018年秋季藝術品拍賣會

成交價rmb:5,520,000

壺身一側銘刻隸書“大富貴亦壽考,仿汾陽王祝壽句,符生”。

落款“符生”,姓鄧名奎,清嘉道年間人,與瞿子冶為好友,擅真草篆隸,博雅能文,專為瞿子冶到宜興監造砂壺。壺底鈐“符生鄧奎監造”印章。

句中汾陽王指大唐名將郭子儀,郭子儀官居中書令,其7個兒子、8個女婿,個個在朝做官,每逢郭子儀生日,其子、婿皆到府祝壽,詩句即為表達美好意願的祝詞。

壺身的另一側是瞿子冶繪製的風竹圖,頂部竹葉下面二行五字“竹外一枝斜”行書體,秀氣利落,一個斜字和一枝斜竹,雙重性地寓意春風撲面,正是春意盎然的大好時光。

此壺歷今已近兩百年,由於前人保管不善,壺蓋破損嚴重,為還壺的藝術性和完整性,收藏者特請當代宜興制壺界一流名家何道洪先生為其配製新蓋。

陳覲侯陳覲侯(約1702-1765),荊溪人,為乾隆時期紫砂名家,所制古器極精雅,擅長製作瓶、碗、碟等日常生活用品。其傳世器物中壺少而古器多。

▲陳覲侯制紫砂仿古銅花觚北京中漢拍賣****

2013年秋季拍賣會

成交價rmb:1,000,500

該器仿商周青銅器,器形古雅而雋逸,花觚喇叭口,細頸,近底漸外撇,淺圈足。深紫色砂泥,油潤細膩。

紋飾分三部分,頸部為浮雕蕉葉紋,內刻饕餮紋,腹與下半部亦為饕餮紋,採用“二層花”裝飾法,並有扉稜。

腹部絃線下有“覲侯”篆書款,極為考究。此種紫砂花觚極為少見,故宮博物院與大英博物館各有一隻,尤為難得。

陳和之陳和之是明代天啟、崇禎年間宜興制壺高手。

據明周高起《陽羨茗壺系 · 別派》載:“陳和之,善仿友泉、君用,天啟、崇禎間人。”可知,其人善仿徐友泉、沈君用,壺式高古清絕,書法有晉唐風。

▲陳和之制紫砂錦囊壺

北京保利國際拍賣****

2011年春季拍賣會

成交價rmb:3,220,000

陳子畦明代天啟、崇禎年間宜興紫砂高手,生卒不詳。善制茗壺,亦工文房雅玩。作品多紫泥,胎薄而工藝精緻,書法有晉唐之風。相傳為紫砂名匠陳鳴遠之父。

清·吳騫在《陽羨名陶錄·家溯》中寫到:“陳子畦,訪徐最佳,為時所珍。或雲即鳴遠父。”

▲陳子畦制蓮子壺

北京長風2011春季拍賣會

成交價rmb:3,220,000

史繼長清朝紫砂名匠,曾為果毅親王制壺,每多佳器。傳器多以漢方壺款為主,製作精美、器型穩重大方。

落款有“荊溪史繼長制”、“靜遠齋制”、“靜遠齋史繼長制”等。

▲史繼長制黑泥繪紫砂壺 北京匡時國際拍賣****

2014春季拍賣會

rmb:3,220,000

此壺,造型方中寓圓,融合了漢方及葫蘆壺型,鼓腹而收腰,呈流線形。壺身兩面開光,以深色紫泥繪梅竹清菊,富有情味。

壺底鈐篆書陽文“荊溪史繼長制”印記。細觀壺上裝飾,壺上一面泥繪“梅竹雙清”圖,一面泥繪“蝶戀花”,皆繪製精細生動,頗具清雅氣息。

陳仲美陳仲美,江西婺源人,生卒不詳,明末著名宜興紫砂巨匠,原在景德鎮制瓷,後至宜興製做紫砂。

乃是明代極具創造性的紫砂藝術家,亦是一位把瓷器裝飾工藝與紫砂壺的成型工藝完美結合的一代標誌性人物。

明代周高起在自己的《陽羨茗壺系》中把陳仲美的作品定為“神品”。

▲陳仲美製瑞獸壺

北京遠方國際拍賣****

2014年春季藝術品拍賣會

rmb:5,865,000

此件瑞獸壺造型奇異,整個壺身從頭到底都製成雲生水起狀,一邊獸首流仰出,鰭尾為把,四方足鎮底,扁圓陰陽太極鈕,蓋、身相合自然,兩者渾然一體。

最為巧奪天工之處,在於壺身瑞獸之雲紋,均是採用景德鎮的“雕瓷法”,於“減”之中得雲之祥瑞。

陳礪成陳礪成為清雍正、乾隆年間的制壺高手,關於他的記載不多,從他的傳世作品來看皆精工細作,可見技藝超凡。

▲陳礪成制漢方壺

長風拍賣

2011秋季拍賣會暨五週年慶典拍賣宜興專場

成交價:5,957,000

蔣禎祥蔣禎祥,又稱蔣大(1860-1909)。自幼學藝,藝成以仿古壺為主。蔣禎祥喜歡在紫砂上做捏塑、泥繪以及小件裝飾,也喜歡在花貨竹器上做釉彩裝飾,作品在當時頗受歡迎。

▲御製堆泥詩文山水壺

八週年春季拍賣會

北京保利國際拍賣****

成交價 rmb :2,645,000

細觀此壺,胎質細膩,色澤飽滿,光潤如玉。通過柔性的曲線,呈現出球形大小均衡適度的節奏感,具有很強的形式美感。

壺身以泥繪之法堆塑山水,並以脂泥寫御製詩一句:“學仙笑彼金盤妄,宜詠欣茲玉乳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