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晉時期衛門書法初探

2022-01-14 19:23:50 字數 2360 閱讀 1065

衛雙良

在近四千年中華書法歷史的長河中,書聖王羲之的人、書、文作為一代標高被永久地載入民族文化史冊,深植於一代又一代中國人的心靈!而在成就書聖王羲之的道路上,有一位為其啟蒙的人物,這就是1700年以前的書法家、書法理論家衛鑠,世稱衛夫人。

據史書記載,衛夫人是一位具有相當造詣的書法家和書法理論家,並有作品和**傳世;而且,衛氏家族最少也有四代人成為史有所載的大書法家,為中華民族書法藝術事業發展作出了不朽的貢獻。瞭解和研究衛夫人及其家族的書法歷史,無疑對於更好地繼承和弘揚民族書法藝術傳統,發展現代書法藝術事業具有積極的作用。

衛氏家族出現在1700多年以前,地處河東安邑(今山西夏縣),以衛覬、衛恆、衛瓘、衛鑠為主的四代相傳的書法世家。“衛門書派”從漢末傳至魏晉時期,時延130餘年,影響深遠,而且在書法理論研究方面也有重大建樹。康有為在《廣藝舟雙輯·傳衛第八》中講:“鍾派盛於南,衛派盛於北。後世之書,皆此二派,只可稱為‘鍾·衛’。”充分肯定了衛門書派的地位。

有史可查的最早衛門書法家是衛覬。衛覬,字伯儒,諡敬,由漢入魏,生卒年史載不詳。據陸侃如考證,大約出生於155年,卒於229年。王僧虔《又論書》中稱其“善草書及大文,略盡其妙,草體傷瘦而筆跡精佚,亦行於代。”張懷瓘《書斷》中亦云:“其古文、小篆、隸書章草併入能”。

衛瓘,生於220年,卒於291年,字伯玉,衛覬之子,官至西晉司空,錄尚書事。《書小史》記載:“仕魏為尚書郎,入晉為尚書令,……善諸書,引索靖為尚書郎,號‘一臺二妙’。嘗雲:‘我得伯英之筋,恆得其骨,索靖得其肉。’伯玉採張芝法,取父書參之,遂至神妙,天資特秀。……章草入妙品。”作品有《頓州帖》。

衛門書法至衛瓘時期已經名揚大江南北,有的史書把二衛與張芝、索靖並列齊名。而第三代的衛恆時期進一步鞏固了衛門書派的地位並發展和增強了衛派影響力。衛恆,生於251年,卒於291年,字巨山,衛瓘的第二子。官至太子黃門侍郎。公元291年與其父衛瓘同時被害喪命。諡蘭陵貞世子。《書小史》中稱其“善古文、草隸、章草。”自著《四體書勢》稱自己善草隸。今能見世流傳下來的書有《一日帖》。袁昂在《古今書評》中評其書“如插花美女,舞笑鏡臺。”衛恆的《四體書勢》系統總結了衛門書法的承傳統緒,及書法家族世傳的文化現象,體現了衛門書派的理論見解。

衛夫人,名鑠,字茂漪,自署和南,生於晉武帝泰始八年(272年),卒於晉穆帝永和五年(349年)。河東安邑(今山西夏縣北)人,東晉女書法家。其父衛展是衛恆的族弟,歷任江州刺史、廷尉、卒於官。衛夫人成年後嫁給如陰太守、汀州刺史李矩為妻。生有一子名李充,官至中書侍郎,受其母影響,亦頗有書名。

衛夫人的書法繼承了衛氏家法並師法鍾繇、蔡氏,有集大成之美,是書聖王羲之少時之師。據資料記載,衛夫人自少好學,酷嗜書法藝術,早年就以大書法家鍾繇為師,得其規矩,特善隸書。據她自述:“隨世所學,規摹鍾繇,遂歷多載。”她曾作詩論及草隸書體,又奉敕為朝廷寫《急就章》。最早見載於南朝宋羊欣《採古來能書人名》“江夏李式”條後:“江下李式,晉侍中,善寫隸草……晉中書郎院李充母衛夫人,善鍾法,王逸少之師”。唐張懷瓘《書斷》評衛夫人書“碎玉壺之冰,爛瑤臺之月,宛然芳樹,穆如清風。右軍少常師之”。衛夫人工楷、行、隸,尤善隸書。樑詣肩吾《書品》裡把她列入“上之下品”。唐朝書品評者稱其書如“捕花舞女,低昂美容。”又如“紅蓮映水,碧海浮露。”書跡有《稽首和南帖》、《博收群史帖》。另有《詩論》、《草隸通解》皆未傳世。張懷瓘《書議》認為“千百年間得其妙者,不越此數十人”,其中便有衛瓘和衛夫人。衛夫人的代表作《古名姬帖》小楷,其筆法古樸肅穆,姿態自然,吸收了隸書的一些特點,是楷書中的上品。

衛夫人自少好學,酷嗜書法藝術;民間廣傳衛夫人自幼勤奮刻苦,深思好學。傳說故事中,最為生動感人的是“衛夫人吃墨”和“衛夫人洗墨池”的故事。傳說“衛夫人吃墨”的故事。是說衛夫人常常邊吃東西邊看書,一次竟用饃把墨沾著吃了。等到王羲之來看她吃飯了沒有,但見菜原封不動的還在桌子上,硯中的墨卻全光了。衛夫人這才知道自己用饃把墨沾著吃光了,倆人不由大笑。又傳蘇莊村東頭有個十來畝大的泊池,後來人都叫它衛夫人洗墨池。說的是衛夫人小時候習字,態度十分認真,有時一寫就是幾個小時,乏了她就去門前的泊池裡把筆硯洗一洗。一次,她練字累了,就把筆硯放在桶中,放在了泊池裡,泊池裡的水從此染成了黑色,後人就把這泊池稱衛夫人洗墨池。

衛夫人不但在書法藝術實踐上有突出成就,而且在書法理論方面也有重大建樹和比較全面深入的論述。她的傳世理論著作《筆陣圖》一卷,全面深入地參考了有關的書法理論,並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筆陣圖》從執筆、用筆的一些基本方法上,主張學習書法要上溯其源,師法古人,反對諳於道理,學不該贍,以致徒費精神,學無成功。從審美的角度看,《筆陣圖》具有相當高的美學價值。一是第一次從藝術的角度講了點畫的規範、美感、意趣,對點畫規則運用具體化、形象化手法加以敘述,為之後的“永”字八法奠定了基礎。二是《筆陣圖》意先筆後、心手合一的創作理論,成了中國書法創作的重要法則之一。三是其美學觀點是繼鍾繇《用筆法》中的“多力豐筋者聖,無力無筋者病”之後,繼承了其祖父衛瓘的“我得伯英之筋,恆得其骨,靖得其肉”的思想,進一步提出了以“筋”、“骨”、“肉”的概念來品評書法的審美方法,並創造性地把三個概念結合起來品評書法用筆之美,提倡一種剛柔相濟的“中和”之美,對後世品評書法有很大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