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屑病辨證論治絕技16

2021-11-04 15:02:57 字數 2023 閱讀 4618

從血論治銀屑病

一、**病機

銀屑病的發生,血熱是發病的主要內在因素。七情內傷,氣機壅滯,鬱久化火,以致心火亢盛,心主血脈,心火亢盛則熱伏營血;或飲食失節,以致脾胃失和,氣機不暢,鬱久化熱,困脾為水穀之海,氣血之源,功能統血而濡養四肢百骸,若其樞機不利則壅滯而生熱;或外受風邪或挾燥邪客於**,內外合邪而發病。熱壅血絡則發紅斑;風熱燥盛,肌膚失養則發疹瘙癢而起屑;若風邪、燥熱之邪久羈陰血,耗津灼液,則血枯而燥又難榮於外,則起鱗屑。

二、診斷依據

1.該病男性多於女性,初發年齡多在15~39歲,可有家族遺傳史。

2.病程長,可持續數年或數十年,病情易反**作。

3.症狀特點以頭皮、四肢伸側如膝前、肘後好發,亦可泛發於全身各處,多呈對稱分佈;皮損呈紅色丘疹或斑塊狀,紅斑上覆有多層銀白色鱗屑,容易刮除,有薄膜現象,auspitz徵陽性。

三、分型辨治

1.血熱型

主證:皮疹發生及發展迅速,**潮紅,新生皮疹不斷出現,鱗屑較多,表層剝離,基底有點狀出血,瘙癢明顯,常伴有口乾舌燥,心煩易怒,大便幹,小便赤,舌質紅,舌苔黃或膩,脈弦或數。

辨證:內有熱毒,鬱於血分。

治則:清熱涼血,解毒止癢。

方藥:白頭翁30 g,雞血藤30 g,白茅根30 g,紫草l 5 g,赤芍15 g,生地15 g,黃柏15 g,丹蔘15 go

方解:方中白頭翁、白茅根、黃柏、生地清熱涼血,其中白頭翁苦寒人大腸經,大腸與肺相表裡,能疏**風熱洩肺金之氣。赤芍、紫草、丹蔘、雞血藤涼血、活血口

隨症加減:如常風盛者,加白鮮皮、刺蒺藜、防風、烏蛇肉等;如挾溼邪者,加茵陳、生薏苡仁、茯苓等;如熱盛者,加龍膽草、大黃、梔子、丹皮等;如血瘀者,加桃仁、紅花等。

2.血燥型

主證:病程較久,皮疹色淡,原有皮損部分消退,皮疹呈硬幣狀或大片融合,有明顯的浸潤,表面鱗屑少,附著較緊,強行剝離後基底部出血點不明顯,很少有新的皮疹出現,全身症狀多不明顯,舌質淡,苔少,脈沉緩或沉細。

辨證:陰血耗傷,肌膚失養。

治則:宜養血潤膚,活血散風。

方藥:丹蔘30 g,土茯苓30 g,當歸15 g,生地15 g,山藥15 g.蜂房10 g。

方解:方中當歸、丹蔘養血活血、潤膚;生地、山藥養陰清熱;土茯苓、蜂房清解深入營血之熱毒。

隨症加減:如脾虛溼盛者,加白朮、茯苓、生薏苡仁等;如陰虛血熱者,加知母、黃柏、二冬、生槐花等;如癢甚者,加白鮮皮、地膚子等;如血虛者,加熟地、白芍等。

3.血瘀型

主證:皮疹暗紅,皮損肥厚,經久不退,瘙癢,舌廈紫暗或見瘀點或瘀斑,脈澀細緩。

辨證:經脈阻滯,氣血凝結,瘀於肌膚。

治則:活血,化瘀,行氣。

方藥:桃仁10 g,紅花io g,陳皮10 g,三稜6g,莪術6g,雞血藤30 g,銀花30 g,赤芍15 g。

隨症加減:如月經量少或有血塊者,加益母草、丹蔘等。

【病案舉例】

李某,男,52歲,1 986年9月14日就診。

主訴:3年前在當地某醫院確診為銀屑病,屢用中西藥,時愈時發,效果不佳。

查體:頭皮上可見2 mm厚的白色結痂,除面部有正常**外,周身**幾乎全部受到侵害,皮損互相融合成大片狀,基底紅赤,覆蓋銀白鱗屑,瘙癢,遍佈抓痕,口渴,小便色黃,大便乾燥,舌質紅赤,苔黃少津,脈弦緊有力。

辨證:為邪熱鬱聚血分,邪毒凝聚不散。

治則:清熱涼血,解毒止癢。

方用:白頭翁30 g,雞血藤30 g,白茅根30 g,紫草15 g,赤芍15 g,生地15 g,丹蔘15 g,黃柏12 g,大黃12 g。

二診:上方內服加外洗10劑後,皮損周圍紅暈消失,基底呈粉紅色,瘙癢明顯減輕,小便色黃,大便日3~4次,舌質紅,苔薄黃,脈弦。上方減大黃,繼服10劑。

三診:症見皮損繼續縮小,基底紅色消失,鱗屑變薄。再服10劑。

四診:皮損消失,留有深褐色或淺褐色色素沉著斑,臨床告愈。

隨訪2年來見**。

【按語】

該病根據病理特點,抓住血熱、血燥、血瘀的病機,採用清熱、涼血、活血解毒的治則,所以有藥到病除之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