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邊境城市,何以成為大一統王朝的“首善之區”?

2021-11-01 18:02:57 字數 2778 閱讀 4766

武王封召公於燕,燕京的由來北京作為一國之都的歷史最早可以追溯至西周時期。 武王伐紂,分封天下。召公的大兒子就被封到了燕地,不過當時的燕地並不是北京,具體位置在哪兒,現在已經無從考證了。 而當時的北京則被一個名為薊國的小國所佔據,因為這個國家太過渺小,在《史記·周本紀》中只有一句:武王褒封帝堯之後於薊薊國都於薊城。其他資料無從考證。西周的燕是召公奭的封國。召公,本名姬奭,文獻中又稱君奭,文王之子,官至周王朝太保,位居三公,又因其采邑在召(今陝西岐山西南),故史稱召公。

北京的優勢馬克思的《資本論》中有提到過,一個城市的興起必須滿足三大條件中的一個:

農業生產率高於周邊城市;商品的生產和交換能力較強;自然環境、地理位置優越

薊城所在的北京其土壤肥力對比山東、江南等地雖然並不是多優勢,但在一個矮子群裡挑將軍的燕國,北京有著絕對優勢。

再從地理位置和環境來看,北京東、西、北三面環山,易守難攻,這點和南京非常相似。此外北京雖然沒有南京面朝長江那樣的大江,但卻也有五大水系,足以確保在旱期也能有水供給。

全國性的大都市至公元5世紀,遼國把“北京”變成了“南京”。 作為遼國的陪都南京,薊城得到了發展商品經濟的大好時機,至遼國滅亡時,金國貴族見遼南京富裕便大量向遼南京遷移。

這也是北京首次作為王朝國都。 金人認定,北京地處雄要,北依山險,南壓中原,若坐堂隍,俯視庭宇,是看中了北京的地理環境。北京在地理位置上是中原北方門戶,風水學上稱之為“龍眼”。面平陸,負重山,南通江淮,北連溯漠,財貨駢集,天險地利,實為汴(開封)、洛(洛陽)、關中(西安)、江左(南京一帶)皆不及也。忽必烈打下金國之後,南方的南宋依舊仗著長江、淮河、蜀地這些天險擋住了蒙古鐵騎。南宋看著弱,但防禦戰的水準卻高出世界一個層面。蒙古大汗蒙古在合州戰役中慘遭射殺,蒙古帝國隨之進入內耗與分類。 以忽必烈為代表的那一支,為了繼續和南宋對壘,沿用金朝的戰略,隨即拋棄蒙古入主北京,和南宋打拉鋸戰。

居中國之中,受四方來朝元大都的宮闕在公元1274年落地。第二年,馬可波羅便隨著他父親從歐洲來到了北京,在其唯一的作品《馬可波羅東遊記》中,他稱之為“汗八里”。在大都市場上做生意的不但有中國境內南北的豪商巨賈,而且還有遠自中亞、南亞的商人,“凡世界上最為稀奇珍貴的東西,都能在這座城市找到,特別是印度的商品,如寶石、珍珠、藥材和香料”。當時的元大都,北京顯然已經達到“光輝璀璨”(席德梅爾對城市的評級,即輻射世界的意思)。

明朝是第二個將北京作為首都的大一統王朝,但明朝都城的確立有著一段曲折的故事。

元末明初,朱元璋剛剛打跑了蒙古人,周圍像張士誠、陳友諒這樣子的野心家就迫不及待的準備瓜分中國。實力中庸、前景不錯的朱元璋莫名就成了眾矢之至。 後來的鄱陽湖水戰徹底中斷了朱元璋北上奪取北京的計劃,1363年8月,此時按道理應該是各路群雄撐著元軍敗退,聯盟討伐北元的時候,然而陳友諒這個反骨仔卻首先將刀口子對準朱元璋。 60萬大軍自四川順勢而下,與朱元璋決戰於鄱陽湖,割據浙江以南的張士誠不甘寂寞也跳出來和陳友諒串通一氣偷襲小明王並夾擊朱元璋。 這場戰鬥雖然只持續了兩個多月,但為了準備打這場仗,南邊的三個主流勢力幾乎都是元氣大傷。事實也證明,在鄱陽湖水戰之後,朱元璋對北元並沒有多少大動作,主要精力都放在了休養生息和張士誠的殘黨算賬,這也就給足了北元捲鋪蓋的機會。

天子守國門等朱元璋打下北京城之後,北京和廢墟基本沒啥區別,於是便將明朝的國都暫時設立在了南京,同時也沒忘了修復北京城。 其實朱元璋本人並不喜歡南京城,畢竟風水不大好,坐鎮南京的王朝基本都是以短命為主。他心中一直都想將國都遷至老家鳳陽,但鳳陽畢竟只是一個普通縣城,朝廷百官沒一個願意的。 為了補充鳳陽的實力,朱元璋六次下令組織移民到鳳陽,前後達

二、三十萬人。不僅如此,朱元璋還在鳳陽修建了大量的水利,並全免鳳陽賦稅。目的就是為了集全國之力把鳳陽從一個普通縣城,破格提升為淮河流域的中心城市。

回到南京後,太子朱標則跑來獻上陝西地圖,意圖將國都遷至漢唐故都長安城。朱元璋也很滿意,然而遷都計劃還沒破土動工,朱標意外身亡。 新上任的建文帝朱允炆則坐了四年龍椅就被推下了馬,遷都長安的計劃徹底失敗。 以“清君側”為名發動靖康之役的燕王朱棣攻佔南京後,他想起了朱元璋前期想效仿西周建立的兩京制。給予政治、軍事、經濟和一些私人觀點的審查之後決議遷都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