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文字裡為靈魂取暖

2021-10-30 06:02:56 字數 1612 閱讀 4517

逐篇讀完如傑的這些文字,較之平時部落格上零散的閱讀,有種強烈的願望,想說點什麼。

所以,他要我作序,我不再推辭。穿過他的文字,有一種精神的相遇。我願同樣以文字的形式,去真切感知那顆超拔的心靈。

輕鬆、風趣、達觀,寬厚、溫暖、睿智。

這樣的文字全部出自那雙連鍵盤都無法敲擊的手。

即便是親眼看到,仍無法相信,心中的震動波濤洶湧。

那困頓中的生命,因何能呈現這樣飽滿的狀態,這樣陽光而堅韌?

任誰都可以想象,當一個年輕有為、躊躇滿志的生命,忽然無端遭逢“不可逆轉”的重創,神經無法支配運動,活力被漸漸“凍結”,生的期限被宣判近在眼前,他會經歷怎樣的心靈搓磨,怎樣逃遁閃避,怎樣跟自己戰鬥。那種心理的困囿,不是人人都能走出來的。無奈、頹喪,暴躁、絕望,日日夜夜輾轉難眠,都會是正常的反應。

可是這些,我看不到,網上的文友們也看不到。大家看到的,是笑臉,是快樂,是豁達,是感恩,是在文字天地裡樂在其中的勤奮。

文字於他,無疑是一條通道。這條通道,讓他找到了走出困厄的出口,也找到了重拾堅強的入口。

“將不完滿的人生,用文字和生的渴望填滿”。他在部落格上寫作,與文友們交流互動。文字,就是他行走的姿態。當他失去了一種日常的行走狀態,這種文字間的行走,成為他獨特而動人的人生姿態。他以精神的行走讓自己超越這生活的困頓。這應該就是《行走的姿態》書名的由來吧。

在我的感受裡,自從生病以來,如傑的文字越來越純淨,越來越深刻。一個正常的人,會因為繁瑣和喧囂遮蔽了通向智慧的雙眼,會因為耽於膚淺的快樂而讓心靈缺少自省與開悟。病痛帶走他的健康,還給他以更多的敏思體悟,讓他迴歸本真的生活,迴歸平靜寧和,並由此看到許多人無法看到的東西。痛苦的思索結成思想的舍利,就有了隨手可拾的讓人眼前一亮的哲思睿語。文字,是他一個靈魂的棲園,月明風輕,水淨花香,淘洗出一顆除卻負累日漸明澈的心靈。

上帝對你關閉一道門,又為你開啟一扇窗。苦難,對於不同的人,可能是不幸,也可能是財富。他說,越痛苦的打擊,越令人清醒。原先是醉著走路,現在是醒著前行。

他以感恩的情懷,切膚感受親情友情的真實與珍貴,來自四面八方的關心和關注,發現那一點一滴的美好良善。在生命的嚴冬裡,他用文字記錄鋪展它們,在文字裡為靈魂取暖。於是,困守的生命,重新擁有了春風夏陽的溫暖,四季風景的變幻,跨越山水的相知相通。

他對不幸報之一笑,重新定義“痛苦”和“幸福”:被照顧而無力回報才是痛苦的,能夠“被需要”是最幸福的。他這樣說。所以,他就一直在努力地為單位盡一點力,為朋友送一縷溫暖,為家人添一份希望。他用愛與責任抗爭命運的惡毒,回報親人的給予和鼓勵。

再無畏的強者,也需要一個支點。因為,“人是需要有點精神的,同時,也是需要精神支援的”。當他閱讀,書寫,文字穿越時空,通過文字,他和朋友相互溫暖,相互支撐。其實,每一顆心都會有孤獨無助的時候,或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他身上汲取了前行奮進的力量,又因為他淨化了一顆蕪雜浮躁的心。

當然,在每一個人生過程中,堅強是最不輕鬆的。雖然註定無法輕鬆,但卻可以快樂,可以恬然,可以有希望,可以有慰藉。全看你怎樣去選擇。

此刻,寫下這些文字的時候,我聽著汪峰在唱:曾經多少次跌倒在路上,曾經多少次折斷過翅膀,如今我已不再感到彷徨,我想超越這平凡的生活。我想要怒放的生命,就像飛翔在遼闊天空,就像穿行在無邊的曠野,擁有掙脫一切的力量……

這首歌叫《怒放的生命》。這歌詞,彷彿就是為如傑寫的。

與其說這是序,不如說是我在行一個注目禮。

因為,我面對的,是一個值得敬重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