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變“打歌”節目之後,當打嗎?

2021-10-25 18:02:31 字數 2535 閱讀 2347

傳統**競演節目竟然要變成“打歌”節目?

早在《歌手》(2020)播出之前,節目組公開這一季的嘉賓及特點時,就有很多網友提出質疑,覺得這一季沒有新鮮感,說歌手都是“回鍋肉”、陣容太年輕不夠分量,說“不限制歌曲,那不就變成一個打歌的《歌手·當打之年》了嗎?”面對鏡頭,蕭敬騰向觀眾解釋節目播出前的種種聲音。

“你們說的每一個事情、每一個懷疑,都是對的。我們就是來打歌的。”

這檔不被看好的老牌**綜藝,首期節目全國網城域收視破1,索福瑞城域收視率1.88,獲所有頻道第一,同時登上全網50多個熱搜,收視話題雙豐收為節目打出漂亮的開門紅。

但數字不足以完全衡量節目成功與否,從概念到賽制,《歌手·當打之年》在不斷創新的同時,其作為綜n代的危機感從未消失。

《歌手·當打之年》的變

迎來第八年的《歌手》,從概念和設定上,迎來了其所定義的“當打之年”。

原指評書中“武功正值巔峰時期”、體育界運動健兒“競技狀態處於巔峰年齡段”的“當打之年”,在《歌手》的語境之下,試圖展現華語樂壇青年一代的“巔峰之力”。從首發陣容看,本季《歌手》的首發歌手毛不易、周深、徐佳瑩、蕭敬騰、袁婭維、華晨宇、misia,“奇襲”歌手黃霄雲、李佩玲、劉柏辛,全部都是青年歌手中的翹楚。

關於《歌手》這個老牌**綜藝,在歌迷之間早就形成了“95%為核心,5%綜藝效果點綴”的構成比例,即欣賞**為主,競賽排名為輔。

不過因為《歌手》本就是一個神仙打架的舞臺,為了不讓觀眾對重複出現的“神仙打架”舞臺審美疲勞,為了讓節目更有看點,《歌手》在賽制上不斷更新,從補位歌手到踢館歌手,再到今年的“奇襲歌手”,在演唱歌曲之外,賽制的更迭逐漸成為了吸引觀眾的點。

而在本季節目中,“奇襲”這一賽制的設立,也為節目帶來了不少話題。馬來西亞00後歌手李佩玲早就在各**秀中表現亮眼,在《中國夢想秀》《中國新歌聲》中都取得了優秀成績,實力不容小覷。

另一位“奇襲”歌手黃霄雲的表現則在飯圈掀起了“腥風血雨”。起因是她在毛不易才開口唱了不到三個字就推了拉桿要“奇襲”,並在之後與毛不易的交談中表示,自己就是“衝著毛不易來的”,如此引起了毛不易粉絲的強烈不滿。 

黃霄雲推杆時,隔壁吉傑驚訝,“怎麼還沒唱就推” 

兩人1v1 battle的結果是黃霄雲以83票的差距“奇襲”毛不易成功,成績公佈後,是所有首發歌手的震驚和毛不易的淡定鼓掌。

有關於二人的**鑑賞,早有專業人士做詳盡分析,在此不再贅述,在貓影文娛(id:maoyingtv)看來,用歌聲娓娓道出故事的毛不易敗給了技巧派歌手黃霄雲,也牽扯出了另一個議題,在《歌手》這樣已有7年曆史的競技舞臺,只有技術流、飆高音才適合這個舞臺嗎?

《歌手·當打之年》的困

像每一個綜n代一樣,已進行到第八季的《歌手》面臨著ip老化的危機。

2013年,湖南衛視從韓國mbc引進了《我是歌手》這檔**競技節目,之後的7年,有97組歌手登上了《歌手》的舞臺,留下了近800首歌曲,實力派歌手在這裡再次翻紅,新生代歌手在這個舞臺展露鋒芒,得到專業和大眾的認可。

2015年《我是歌手》參賽歌手張靚穎

然而,三季之後,有口皆碑的節目在收視和口碑上急轉直下,《歌手》中的歌和人,都難再紅。

節目形式的固化、嘉賓自帶的門檻、缺人又缺歌等等原因,讓《歌手》每年都“培養”出一個問鼎華語樂壇的歌手,成為一件很難的事情,畢竟,截至目前,華語樂壇的“頂流”依舊是周杰倫這樣的選手。

在賽制不斷創新之後,《歌手》**審美單一的問題也暴露了出來。《歌手·當打之年》第一期,在一眾飆高音的選手中,毛不易這種用歌聲講故事型選手敗下陣來,很容易讓觀眾認為只有高音才是這個節目的唯一標準。

除了《歌手》節目本身,**綜藝的市場也在迭代。有《蒙面唱將》《中國夢之聲·我們的歌》等傳統派的**綜藝,還有《青春有你》《創造營2019》這樣的偶像養成類**綜藝,更有《中國新說唱》《樂隊的夏天》《一起樂隊吧》《即刻電音》等小眾圈層的**綜藝,年輕化、圈層化、多元化,是新時代**綜藝的特點。

圖為《樂隊的夏天》冠軍樂隊,新褲子樂隊

變化也由此產生,當《歌手》開始為下滑的收視率發愁時,偶像選秀如火如荼,《聲入人心》一票難求,《中國新說唱》**了一首又一首流行歌曲。

要對抗這麼多新新**綜藝,熬過了七年之癢的《歌手》在奮力求變,陣容變年輕,賽制變殘酷,就連獨家冠名的廣告主都變得十分有滋味,但這些,對於一檔想要展現“當打之年”的老牌**綜藝來說,就像**綜藝想試圖改變華語樂壇一樣,道阻且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