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了家樂福之後,蘇寧或將消化不良?

2021-10-22 12:02:39 字數 3433 閱讀 6355

蘇寧收購家樂福中國通過反壟斷審查,已經是20天之前的事情了。從蘇寧6月底宣佈收購家樂福中國80%股份至今,短短不到三個月時間,蘇寧家樂福結合後的結晶就已經誕生——蘇寧易購家樂福電器門店全國超200家門店,將於九月底開業。

對於市場來說,這是蘇寧繼續擴張零售道路的其中一步,但對於蘇寧本身來說,“收購——嵌入——賦能”已經是玩過很多次的套路了。

2019年2月,蘇寧收購萬達百貨37家門店;8月左右,蘇寧小店公司收購了廣州區域的60多家ok便利店。在更早之前的2018年,蘇寧還收購了迪亞天天中國100%股權。

當所有人都在強調未來屬於新零售的時候,蘇寧在這條路上艱難地走了很遠,然而蘇寧為此付出的代價是如此不菲!

從甩掉對手開始

蘇寧的對手是誰?

這個問題放到現在來看,很難回答。因為蘇寧的業務已經如此紛繁龐雜,他在每一個細分領域都有競爭對手,但綜合起來看,似乎又沒有人能和蘇寧完全類比。

如果這個問題放到五年前,大部分人可能會回答:“那必然是京東了。”那會兒的蘇寧和京東正“撕得熱火朝天”,雙方在“8.15電商大戰”上鬥得你死我活,蘇寧董事長張近東甚至立下“豪賭”:“京東增速如果比蘇寧易購快,我就把蘇寧送給劉強東。”

但如果放問題到十年前,我想更多人的回答可能將是:“國美。當時有這麼一個有趣的現象,如果你在一個城市中發現了一家蘇寧易購的連鎖店,別急,轉頭看,國美電器也一定就在你身邊不到200米的地方。

現在的國美去哪了呢?今年4月的時候,國美零售與家樂福中國曾達成戰略合作,國美將以“店中店”的模式,在7月底之前入駐家樂福中國的200餘家門店。這是國美遲來已久的跨界合作,然而兩個多月後,這場姍姍來遲的跨界合作就以家樂福中國被蘇寧收購而告終。

毫無疑問地,國美這個對手被甩掉了。

其實如果蘇寧當初沒有堅定的轉型數字化、多元化的零售業態,我想國美與蘇寧應該都會相差無幾地活在網際網路業態的陰影中。

在新零售這條賽道中,誰都不敢說自己的方向就是絕對正確的,誰也不敢保證自己的速度就一定是最快的。

蘇寧,這家處於網際網路全場景業態轉型關鍵期的中國零售企業,如今面對的對手很多,也很強,甚至包括了他自己的深度合作伙伴阿里。

如果能再次甩開對手們,蘇寧或將成為一代新巨頭,但如果速度不夠快或者模式出了差錯,蘇寧或許就只能成為巨頭版圖中的其中一小塊拼圖。

拼的是速度,比的是資金

2013年春季戰略部署會上,蘇寧正式對外提出線上線下融合的模式。這其實就是後來“新零售”這一概念的雛形。

但隨著各大網路巨頭的關注以及資本的進入,“新零售”開始進入爆發階段,以各種社群小店、生鮮配送、概念商超為主題的新零售模式被不斷提出,阿里、騰訊、京東等巨頭依靠資金、資料和平臺的優勢,快速投資擴張。

彼時的蘇寧雖有先發優勢,但相比之下,蘇寧**上的“乘數效應”依然處於劣勢,一定程度上依賴於阿里系的支援。因此,快速擴張、自成體系就成了蘇寧必須選擇的突破口。

以收購家樂福中國這一步為例,其實就是蘇寧用錢砸出了一個快消商超地盤。作為一個電器連鎖起家的零售商,大型商超並不是蘇寧的傳統領域,而要想參與這一新零售的前沿領域,同盒馬、永輝同臺競技,最快的手段無疑就是收購家樂福。

收購萬達百貨亦然,收購便利店也亦然,新零售的火爆態勢沒給蘇寧的發展留時間,要拼速度就只能靠收購和砸錢。

然而,縱觀新零售的各家排頭兵,不難看出,幾乎很少有盈利的。

儘管蘇寧在傳統電器領域算得上根深蒂固,賺錢效應不錯,但也抵不住大筆的收購開支和運營支出,更何況一些新的業態模式還在連連虧損。

財報顯示,2018年蘇寧線下全年新開智慧零售店面7819家。與此同時,2018年淨利潤破百億,為蘇寧近五年最高。但別看利潤很高,但其實利潤構成很不健康。

2018年,蘇寧利潤主要貢獻主力並非主營業務,而是靠投資性收益帶動,2018年,靠**阿里股份、母公司及子公司的投資理財獲得139.9億元。如果把這類非經常性損益扣除,那麼蘇寧的扣非淨利潤僅僅為-3.59億元,同比下降306.65%。

與此同時,蘇寧的現金流也出現了問題,2018年蘇寧的經營活動現金流量淨額為-138.74億元,較2017年的-66.05億元擴增兩倍之多,當年的總營收卻只增長了三成,足以見日常經營活動出現了不正常的資金運轉。

另一方面,籌資活動的現金流入增加驚人,是2017年的2.77倍,更是進一步印證了蘇寧現金流的緊張問題。據蘇寧解釋,為了滿足業務快速增長對資金的需求,蘇寧通過發行公司債、銀行融資等方式,獲得支援資金。

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下,蘇寧的資產負債率隨之上升。財報顯示,2018年蘇寧資產負債率同比增長8.95%,達到55.78%。短期借款、應付債券同比增幅明顯,均超100%。其中應付債券99.75億元,同比增加185%;短期借款243.14億元,同比增長180%。

如果從財務健康的角度看,蘇寧的財務狀況在2018年出現了明顯的退步,但從企業戰略的層面講,或許這就是不得不付出的代價吧!

贏的是整合

相比於網際網路的一些巨頭,蘇寧的步子跨得一點也不小,但值得深思的是,相比阿里、騰訊等成體系的網際網路企業,以及一些輕資產重平臺的新零售模式,蘇寧大刀闊斧走出的這些新零售業務,是否能夠有機地組合在一起,形成互補協同?

蘇寧的系列收購,代表了他的決心,但畢竟比不了巨頭們家大業大,蘇寧的試錯成本也極為高昂,整合是蘇寧必須快速拿下的戰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