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才女(11) 李冶

2021-10-21 03:01:06 字數 3903 閱讀 7299

唐代才女李冶 此女將來富有文章,然必為失行婦人矣

中國人都知道,唐朝詩壇有“三大天王”:李白、杜甫、白居易。

但很少中國人知道,唐朝詩壇還有“三大天后”:李冶、薛濤、魚玄機。

我寫過不少關於唐詩的文章,卻一直沒有寫過唐朝的女詩人。

經常是不忍寫。表面是驕傲與瀟灑,翻開來,內裡全是掙扎與悲哀。

命若浮萍無定根,哪堪雨打風吹去?

1

從來沒有一個朝代像唐朝這樣,國都長安動不動就淪陷了。終唐一朝,長安至少被攻陷了五六次。

神奇的是,基本上每一次都能轉危為安,收復國都,繼續李家的統治。代價則是,皇帝還都之後,無一例外都要收拾人心,還有收拾人。

比如建中四年(783),涇原鎮士兵譁變,攻陷長安,擁立朱泚為帝。經過不細說了,反正次年七月,歷經死難回到長安的唐德宗,開始收拾人了。

當時長安城裡最著名的女詩人李冶,上了黑名單。

涇原兵變時,李冶身陷長安,沒能隨從唐德宗逃離。原因不詳。一種可能的解釋是,她已不受皇帝的寵重,倉皇逃命之際,皇帝身邊人那麼多,自然也不會想到要帶著她一起跑。

唐德宗還都之後,倒想起她來了。

據學者陳尚君考證,可能是朱泚稱帝期間,看中李冶的詩才,因而讓她寫詩歌頌新朝。作為皇帝逃難時被遺落在都城的、年過半百的女詩人,李冶何來抗拒的力量?於是只能寫了,按照慣常的套路,說天下歸心,祥瑞頻現等等。這首歌頌新朝之詩,肯定傳到唐德宗耳朵裡,因此要進行追究。

史載,唐德宗召喚李冶,可能是聽了李冶的自辯,仍然覺得不可原諒,遂訓斥她說:你看人家嚴巨川,跟你一樣身處陷城,身不由己,但他怎麼寫的?“手持禮器空垂淚,心憶明君不敢言”,看看,人家陷身偽朝,但心存我這個故君吶!而你呢?

訓斥完,不再給李冶辯解的機會,直接下令將她處死。

政治鉅變,一個柔弱的女詩人,最終成了帝王無能的犧牲品。

2

李冶,字季蘭,常年生活在吳興(今浙江湖州)。吳興古時候叫烏程,她因此被稱為“烏程女道士”

她的身世已湮沒在歷史中,我們無法知道她出身在什麼樣的家庭。甚至連她的出生年份,也無法確知。學者推測,她可能出生於725年至740年之間。如此,她死時應該在45歲至60歲之間。

現在只知道,她很小的時候就表現出與年齡不相符的詩才。五六歲時,她父親抱著她來到庭院裡,手指薔薇讓她詠詩一首,她張嘴就來,十足一個小天才。但父親聽到她念末兩句——“經時未架卻,心緒亂縱橫”,突然心情大壞,對人說:“此女將來富有文章,然必為失行婦人矣。”

古人相信,詩是預言,而且往往是不祥的預言,稱為“詩讖”。在父親聽來,“架”與“嫁”同音,因而這兩句詩的意思就變成:尚未出嫁的女子,心緒就亂縱橫,想入非非,小姑娘長大了鐵定要學壞。

李冶年輕的時候就遁入道門,原因說法不一。有人認為她**後,父親怕她有失婦行,將她送入道觀;也有人認為她入道之前,有過“失行”之事,為夫所棄,不得已而入道。

道教在唐代算是“國教”,發展極盛,道觀林立,還出現了許多女道士觀。公主、宮人入道成為風氣,可以確定的是,許多女性入道,並非出於信仰,而是在陷於某種具體困境時尋求人生的出路。

當然,也有經濟上的考慮。唐朝國策規定,“凡道士給田三十畝,女官二十畝,僧尼亦如之”。雖然受田之數不多,但因為免除了賦稅徭役,託身道觀之中能解決基本的生存問題,這應該是出身不高、有才而命運不幸的李冶們入道的原因之一。

《唐才子傳》說,李冶“美姿容,神情蕭散,專心翰墨,善彈琴,尤工格律”。這樣一個才貌雙全的女道士,身邊很快聚集了一幫文人名士。

李冶應該很享受這種出世又入世的遊宴生活。她一度與名士陸羽、朱放、崔渙、劉長卿,以及詩僧皎然等人過從甚密。有人通過他們之間的酬唱詩作,猜測李冶與他們中的至少一人有超越朋友的關係,但目前的史料無法證實,只能是猜測而已。

她與寫作《茶經》的陸羽關係很好,有一首詩寫陸羽來探望她,她欣喜不已,顧不得自己虛弱的病體,支撐起來與友人飲酒誦詩:

湖上臥病喜陸鴻漸至

昔去繁霜月,今來苦霧時。

相逢仍臥病,欲語淚先垂。

強勸陶家酒,還吟謝客詩。

偶然成一醉,此外更何之。

無論哪個年代,一名修道的女子卻熱衷於熱鬧的場合,都會被貼上不貞的標籤。所以當時人評價李冶,說她“形氣既雄,詩意亦蕩”。一個“蕩”字,把她的豪放都烘托出來了。

事實上,她和名士們聚會玩樂時,確實很放得開。互相之間講起葷段子,尺度比開黃腔的馬雲大多了。《太平廣記》記載了一個事:

李冶有次和諸名士相聚烏程縣開元寺。得知著名詩人劉長卿患有疝氣,李冶調侃說:“山氣日夕佳?”劉長卿反應很快,對曰:“眾鳥欣有託。”舉座淫笑。

李冶口中的“山氣”,是說劉長卿有疝氣;劉長卿則反擊說李冶與眾多男人有性關係,“鳥”指的是男根。兩人都舉出人們熟悉的陶淵明詩句,卻變其意而用之。在寺廟裡當眾開黃腔,可見李冶也是個老司機了。

但不能因此就說李冶詩風淫蕩。比如她寫過一首簡單而又深刻的詩,在當時流傳很廣:

八至

至近至遠東西,至深至淺清溪。

至高至明日月,至親至疏夫妻。

詩的結論是論夫妻關係,“至親至疏”把人世間結髮夫妻的感情及其變質,都說盡了。

難怪劉長卿在不開黃腔的時候,評說李冶是“女中詩豪”。清代詩評家對她的評價也相當高,說她“筆力矯亢,詞氣清灑,落落名士之風,不似出女人手”

也正因此,她在年近半百之時,居然受到唐德宗的青睞,應召入宮。她寫了一首詩跟江南的朋友們告別:

恩命追入,留別廣陵故人

無才多病分龍鍾,不料虛名達九重。

仰愧彈冠上華髮,多慚拂鏡理衰容。

馳心北闕隨芳草,極目南山望舊峰。

桂樹不能留野客,沙鷗出浦謾相逢。

詩中說自己已經“龍鍾”老態,滿面“衰容”,滿頭“華髮”。這不只是抒寫了老年遲暮之感,也表明她不能適應華麗富貴卻又森嚴禁錮的宮廷生活。

說起來,也是李冶命該絕。此一去,再無回。

李冶詩集,李冶的詩全集,詩歌鑑賞

李冶, ? 公元784年 ,烏程 今浙江吳興 人,後為女道士,是中唐壇上享受盛名的女冠詩人。晚年被召入宮中,至公元784年,因曾上詩叛將朱沚...

中國古代二十四才女之胡承華

文武兼美胡承華 楊白花,並非高大的樹,也非美麗的花 只是一介武夫,官職並不高,其父是北魏著名猛將。楊白花身材魁梧,風格英武,志向不凡,儀容豐...

當代才女書家李葵書法13幅

李葵,女,號借雨齋,遼寧省大石橋市人。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中華詩詞學會會員,中國散文學會會員,遼寧省作家協會會員。國家二級美術師。200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