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中10個坑,結婚12年我終於看清。

2021-10-05 05:02:47 字數 4315 閱讀 7190

談談婚姻和修行。

2007年1月,我結婚,離開父母,組建小家。

那時,我對愛情和婚姻,對家庭和責任,對餘生和夢想,都是混沌而輕率的,並不清楚這些詞彙的每一個,都有著清晰且沉實的力量。

時光一路向前,我也不再年輕。

12年的婚姻生活中,我與尋常女人並無不同:上班工作,生娃養娃,柴米油鹽,一日三餐,親情家務,忙忙碌碌……

正是這種紮根生活深處的庸常平凡,讓我有機會看清俗世婚姻的虛幻和表象,也有資格觸控普通夫妻的原貌和實相。

我想,關於婚姻,很多人,尤其是女人,大概都存在這樣10個誤區:

我養你啊。

紙媒斷崖式衰落時,我曾對未來表示深切擔憂。我家先生說:“沒事,不是還有我嘛,總會有飯吃的。”

我不用掐指,就能算出僅憑他的工資無法長久維繫一家人的支出。所以,我自學了其他,也在工作之餘碼字賺錢,和他一起扛起養家的重負。

“我養你啊”這句話,非常動聽。但對於絕大部分普通夫妻來說,它不及“我們一起養家啊”來得實在。

作為一個尋常女人,我祝福所有被男人養的女人幸福,但也為自己能和男人一起養家而感到驕傲。

我寵你啊。

結婚12年,先生包容我的所有缺點,容忍我的一切折騰,在我追逐夢想的日子裡,始終給我留一扇回家的門。

每當我就此向他表達感念時,他都會說:“這有什麼啊,我愛你啊。”

但我心裡清楚,沒有什麼愛是可供一個人隨意揮霍的,當對此銘記,當加倍去愛,這愛才會流動,才能向前。

接聽情感**這些年,我愈發體味到這一點:

真正幸福的女人,並不是被男人一味寵著,而是在對方的愛裡,變成珍藏愛也給予愛的自己。

因為,被寵是一時幸運,互愛才是一生榮光。

③ 我陪你啊。

年輕時,看言情**,看偶像影視,幻想著將來要嫁的意中人是個蓋世英雄,他會踩著七彩祥雲來娶我,會上天給我摘星星,會下地給我挖寶藏,會陪我走在古鎮的小巷浪漫,會帶我來到遙遠的海邊觀日。

結婚後,才漸漸接受,意中人看起來就像個路人甲,他每天累得像狗還要去上班,受到領導批評同事排擠,為了工資還要委曲求全。

我想要的房子我們要一起供,我想要旅行他也不一定有空陪,就連我週末想和他一起看場電影都未必成行。

孩子見長,父母漸老,我們都不再年輕後,我已很少說“你陪我”,而是學會說“你忙你的”。

我不想給他壓力,我只想他能照顧好自己。我不再乞求他陪,我只想他有空時好好陪陪自己。

我想,再深愛的人,心中也有我無法抵達的森林。我願他守護好自己心裡的那片森林,和我一起慢慢老去。

我沒事啊。

女人最容易犯的錯,就是在兼顧不好家庭和事業時,在焦慮和抓狂中把情緒的子彈射向離自己最近的丈夫。

我也不例外。

有段時間,我因處理不好工作、寫作、讀書的矛盾,時常對我家先生髮火。他從不還口,一味接納,但並不代表我造成的傷害就不存在。

有一天,當他把我撒給他的怒火,撒向無辜的孩子時,我一下就愣在那裡:

女人的情緒,才是一個家的定海神針。女人焦慮,全家雞飛狗跳;女人平和,全家歲月靜好。

我像過去那樣向他道歉,他像往常那樣大度地說:“我沒事啊,你不凶我凶誰啊。”但從那一刻起,我懂得了:

他可以假裝沒事,我不能再沒事找事。

不要打著冠冕堂皇的旗號,去肆無忌憚地傷害身邊的人。再大度的人,也有崩潰的時刻。寬容是用來信賴的,而不是用來消耗的。

我沒空啊。

我忙於讀寫,整日靜坐,極少出門。家中需要購買的東西,我會列個清單,他去置辦。或者,我無意中提到什麼需要去做,他也總是抽空及時辦好。

他很少說“我沒空啊”,或者說“隨後再說吧”。他的這種態度也影響到我,讓我處理家庭事務時,也是少找藉口,多想辦法,儘量用行動去解決。

如此想來,婚姻中沒有什麼大事,都是一樁樁微末瑣碎的日常。好的日子和壞的日子,也沒有清晰邊界,不過是前者充滿了小確幸,而後者佈滿了小矛盾。

每個人,都不該拖延好日子。

你溫柔啊。

我一小就不是傳統意義上溫柔的女孩子,結婚後更沒有刻意去當溫柔的人。但我也欣賞美,喜歡那些低頭溫柔似水、抬頭桃面如花的女子。

只是,開始寫情感專欄,接聽**後,有不少面容姣好、性格溫柔的女孩子向我傾訴:“當初他覺得我溫柔,如今又嫌棄我無用。”

這讓我對溫柔有了思考。

我想,在時代進步和現實碾壓中的女性,僅僅有表面的“你溫柔啊”,根本不足以抵禦現實殘酷和生活風險。

真正的溫柔,是內心有城池隊伍,臉上有云霞月光,是汙泥之上開出皎潔花朵。

你大度啊。

我結婚後,曾經和公公婆婆同住10年。儘管,我和兩位老人之間沒有什麼大矛盾,但偶爾磕碰也常有。當我覺得委屈的時候,先生從來沒有說過:

“你要大度啊。”

他總是站在我這邊,去做父母的工作。正是他這種從不強求我大度的態度,讓我變得越來越大度。

好的婚姻裡,絕不是要求一個女人大度,而是有個大度的男人衝在前面開路,讓一家人齊聚到開闊之地。

你信我啊。

結婚10年時,我曾和先生一起回望我們的過去,發現很多夫妻都說過的兩句話,我們鮮有說過:

“你信我嗎?”“我信你。”

我們之間很少在相信與否這個問題上消耗彼此,我們更擅長的事情是:一起去面對吧,去努力試試吧,去解決這個問題吧。

信賴,不是一個概念,而是一種行動。讓對方信賴,不在於說什麼,而在於怎麼做。

你聽我的。

過去6年間,我傾聽並書寫過千餘名讀者的婚姻故事,他們絕大部分人都過得並不幸福,我也由此總結出他們不幸的一個重要原因:

總想讓對方按照自己的意願行事,總想讓對方成為自己想象的那個人,而不是他自己。

12年的婚姻也一再提醒我:

如果你想讓一個人朝最壞的方向發展,就不斷地控制他。如果你願意陪一個人變好,那就從內心深處接納他。

好的夫妻,很少說“你聽我的”,而是喜歡說:“好啊,你去試試吧。”

其實,不管是大人,還是孩子,他的成長都不來自說教,而來自歷經悲歡後獲得的真知。

你愛我啊。

如果說,結婚12年,我最大的變化是什麼,我想,就是把原來理直氣壯的“你愛我啊”,換成了今天珍藏心中的“我愛你啊”。

因為,前者是索取,是控制,是炫耀,是驕傲而不自持。而後者,是給予,是肯定,是成全,是謙卑仍在修行。

而修行,找到努力平和、溫暖明媚的自己,才是婚姻內外,每個人最終的使命。

在《致郭襄》中,作者程靈素以《神鵰俠侶》中郭襄的口吻寫道:

我走過山的時候山不說話,我路過海的時候海不說話;

我坐著的毛驢一步一步滴滴答答,我帶著的倚天喑啞。

大家說我因為愛著楊過大俠,找不到所以在峨嵋安家;

其實我只是喜歡峨嵋的霧,像十六歲那年綻放的煙花。

是的。郭襄不是因為愛著楊大俠,才在峨眉安了家。她只是對內心一場青春的煙花,割捨不下。

我們也不是因為某個人,才進圍城成了家。我們只是不願辜負這短暫一生,所以才拼命長大。

所以,我們的愛,我們的家,我們的伴侶和婚姻,都是我們自身外延的故事。我們修好了自身,一切才會安穩。

這才是結婚12年的我,最想對你說的話。

——結束,是另一種開始——

閒時花開(id:xsha369):作者劉娜,80後老女孩,心理諮詢師,情感專欄作者,原創爆文寫手,能寫親情愛情故事,會寫親子教育熱點,被讀者稱為“能文藝也理性的女中年,敢柔情也死磕的傻大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