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貴之旅之大理印象(二)

2021-10-03 22:02:26 字數 2755 閱讀 9020

四月五日晨,我們從麗江乘旅行社安排的大巴到大理。大理風景名勝不少,分別以“風花雪月”代稱,即所謂下關風,上關花,蒼山雪,洱海月。我們只能按旅行社規劃的線路和景點遊玩,行色匆匆,趕路多,遊玩少,在大理一共去了蝴蝶泉,洱海,大理古城和三塔崇聖寺四個景點。

蝴蝶泉,坐落在大理蒼山雲弄峰下。雖是古蹟,實則現代意義上的公園而己。蝴蝶泉不是很大,五十平米左右,泉水清澈見底。園內景觀並無多少希奇,無非綠植流水亭臺的組合。這些東西組合的和諧,遊人便賞心悅目,組合得不好,也無大礙,實非一般遊人所關注。蝴蝶泉古己有之,因明代旅行家徐霞客記述:“泉上大樹,當四月初,即發花如蛺蝶,須翅栩然,與生蝶無異。又有真蝶千萬,連須鉤足,自樹巔倒懸而下,及於泉面,繽紛絡繹,五色煥然。遊人俱以此月群而觀之,過五月乃已。”清代詩人沙琛的《上關蝴蝶泉》:“迷離蝶樹千蝴蝶,銜尾如纓拂翠湉。不到蝶泉誰肯信,幢影幡蓋蝶莊嚴。”讓蝴蝶泉揹負盛名。郭沫若上世紀六十年代初遊蝴蝶泉時為蝴蝶泉書寫了匾額,讓蝴蝶泉增色不少。徐霞客,沙琛,都不同程度的描寫了蝴蝶飛舞的盛況,顯然是泉因蝶而得名。可遺憾的是,聽導遊說而今的蝴蝶泉己徒有虛名,因為己沒有那麼多的蝴蝶應季而飛了,這可能與農藥有關,還是別的原因不得而知。徐霞客,沙琛,郭沫若三位名人讓這個公園有了人文意義,三位名人點石成金這才是真正的意義。而今園內的風景特別就特別在蝴蝶樹和泉,還不是因為這三位文人的點化之功。雖己無蝶,同樣吸引大量的遊客前往。其實園內有一段步道,是十足的風景。步道被高大的竹子從中間左右分開,右邊上行,有竹子和杉樹夾道成蔭,左邊為下行,兩邊均為竹子夾道,顯得清幽,陽光從竹樹間透過來,風過時,影隨風移,光與影斑駁陸離,動感十足。雖有濃蔭,卻不覺得沉悶。感嘆設計師很有靈感,簡潔明快卻富含深意。

洱海其實並非真的是海,是一個高原淡水湖泊,以大以深聞名。洱海面積二百五十多平方公里,水平均深度在十米左右,最深處有二十來米,大型遊輪能在湖裡航行。洱海以湖水映月著稱,每年中秋夜晚,當地居民會去洱海泛舟賞月,試想在方圓兩百多平方公里的湖面賞月,天藍水碧月圓,是一種什麼樣的趣味。可惜我們無緣,只能想象秋水映月的寧靜與和諧。洱海水**於蒼山,又名點蒼山,由十九座山峰由北而南組成,每兩峰之間都有一條溪水奔瀉而下,共十八溪流入洱海。蒼山南北綿長48公里,東西寬約10公里。說沒有蒼山便無洱海一點都不為過。蒼山海拔較高,各峰的相對高度約在2000米左右,其中有五座峰的海拔在4000米以上,最高峰高達4122米,終年積雪不化,蒼松翠柏掩映白雪為大理的勝景之一。十九峰巍峨雄壯,洱海溫婉秀麗,壯美與秀麗在美學上是對立的,在大理卻能和諧共生。有詩曰:蒼山不墨千秋畫,洱海無弦萬古琴。是從視覺和聽覺兩個方面給蒼山洱海賦予了生命力,更以視聽互用為喻,說明蒼山洱海相互為用,相得益彰的和諧關係。洱海因蒼山而生,大理因洱海而興,蒼山洱海是大理的靈魂,如果說沒蒼山便無洱海,同樣可以說,沒有蒼山洱海,便無大理特殊的氣質。是蒼山洱海造就了大理。

洱海有島,較大的三個島分別為金梭島,玉幾島、赤文島,還有一個小普陀島,我只去了小普陀,因為下雨,沒有去別的島。小普陀是觀音普薩的道場,在島的最高處有一尊數十米高的觀音造像,面朝洱海,慈目祥光,栩栩如生。有信士對著菩薩雙手合十,頂禮膜拜。佛菩薩啟人善心善性善智,願膜拜者善智頓開,大善勇為。洱海最美的季節是候鳥歸來的季節。每年冬季會有很多的候鳥從西伯利亞飛到洱海來過冬,成為觀鳥愛好者的天堂,來大理的候鳥有數百個種群,洱海就有數十種,小普陀的紅嘴鷗最勝,遊客和鳥和諧共處是洱海最美的風景,看過候鳥從遊客手裡奪食的**,十分羨慕。這都源於大理人對鳥的特殊保護。喜遊冶是人的天性,說到底人慾融於自然是天性,人與自然的和諧才是最大的美!當天乘大型遊輪在洱海泛泛一遊,因季節關係沒有看到候鳥,但深深體味到了洱海另一種氣質———博大。洱海遠觀俯視則秀,入海則覺廣袤無垠,極目遠望,水天一色,沒有盡頭。風起時波濤洶湧,浪高數米,扣人心絃。雲來雲去都在轉臉之間,說雨就雨,說晴便晴,當天在洱海遊輪上兩個多少時,經歷了風雨陰晴四種天氣。看到了洱海的四種情態,真是幸運至極。聽人說,如果有時間在洱海的島上小住幾日很享受,可惜我沒有時間,等將來吧,等以後有時間來洱海看鳥吧!

大理的古城的確古老,可以追朔到漢代。古城有四座城樓,分別為文獻樓、五華樓、南城樓、和北城樓。以五華樓最為古老,是南詔王的國賓館。極具白族特色,為土木石結構,樓面雕樑畫棟,施工精細,樓甍高翹,若鳥振翅欲飛。古城樓是大理古城的驕傲,導遊在介紹古城樓時費了不少口舌。古城內無非是流水亭臺和做門店的古建。年代無法考究,與別古鎮沒有多大區別。大理古城的特色在三多,導遊在介紹大理古城時,戲說大理有“三多”:“雕民多,賣銀的多,漂客多。”這的確是真的。大理的木雕很有特色,這是有傳承的,五華樓上的雕工足以說明,銀雕也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門類。賣銀的多,大理的雪花銀遠近聞名,整個古城數賣銀器的多,從飾品,到生活用具,品類繁多到無法計量。扎染是大理的另一個特產,古城有不少門店**用扎染布料做的衣服和飾品,傳統的扎染布料用植物染料,色彩以藍白為主,看起來涵虛典雅,像文人的沷彩畫。不過也有紅黃藍多色的,色彩豔而不俗,極具視覺衝擊力,像美豔的撞色畫。這三樣東西提升了大理的文化氣質,如果說蒼山洱海是天賜大理的自然氣質,木雕銀器扎染則是大理人智慧的結晶。

三塔崇聖寺是我大理之行最後去的一個景點,是一個十分古老的佛教聖地,佛寺建於盛唐時期。佛殿建在蒼山的半山腰,背靠蒼山,面朝洱海,建築恢弘大氣,塑像神態生動,法相莊嚴。大雄寶殿中間供奉什迦牟尼佛,大勢至,觀音,文殊,普賢四菩薩分列左右。同一佛殿供奉一佛四菩薩的形制為國內少見。這正是崇聖寺在佛教界的影響之所在。去之前做功課查閱資料,有記載說:“南中梵剎之勝,在蒼山洱水,蒼洱之聖,在崇聖一寺。”對崇聖寺自然期望頗高,果然名不虛傳。崇聖寺的木雕堪稱為絕。大雄寶殿的門扇上都有木雕,多為佛教故事。因為大理雕民多,所以特別留意這些木雕,刀法圓潤流暢,乾淨利落,施工十分精細,從衣飾紋理到人物表情,一點都不苟且,是木雕中的上品。從山上下來,在三塔廣場,帶隊的導遊簡單介紹三塔之後,拼命推銷禳解牌,甚為討厭,破壞了近距離看佛塔的心情,遠遠地對著佛塔頂禮,無慾無求。崇聖寺香火很盛,導遊講了很多理由,是與不是且不去琢磨,不過我堅信:自由是真實的,可以超越物質和生命的束縛,可以破除無知與狹隘,將箭雨化為鮮花。